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香港财宝神算坛 >

书评|玻利瓦尔:历史激流中的解放者

时间:2021-12-05 21:3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公元1815年,随着滑铁卢战场枪炮声的归于沉寂,拿破仑和他的帝国也彻底丧失了翻盘的最后希望。以英普俄奥四国为主所确立的欧洲均势,迅速取代了法兰西第一帝国在欧陆的“一家独大”局面。当然,拿破仑失败的影响不仅停留于此,他的战败同样还预示着欧洲封建旧秩序的回归(拿破仑虽然自己也于1804年称帝,但却继承并传播了法国大革命的一系列思想和制度成果),自法国大革命以来广泛传播的自由民主思想,也即将进入低谷时期。这些都在后来的维也纳体系中表现出来。

  但是,与此同时,在大西洋彼岸的美洲高原,一个曾经无比崇拜拿破仑的南美青年,却凭借着一己之力,不断卷起独立战争的飓风,他的剑锋直指殖民帝国强加给当地居民的旧秩序。

  由于战略失当或准备不足,他屡屡碰壁,甚至一度流落到海地去争取援兵。可是,他所亲身投入的这场南美洲独立运动,毕竟点燃了当时欧洲人自本国保守势力回归以来后那消沉的斗志,并吸引着他们投身于异邦争取独立的大业中。闪烁着启蒙思想家精神光辉的自由平等一类理念,在遥远的美洲高原上找到了新的归宿,正所谓“东方不亮西方亮”。

  今天我们所要和大家分享的,正是由中信出版集团推出的他的传记——《玻利瓦尔:南美解放者》。

  玻利瓦尔出身于西班牙殖民统治下的委内瑞拉土著白人家庭,也就是克里奥尔人。他的生活条件是相对优渥的,祖辈因为效忠殖民政府而巩固了到手的财富,玻利瓦尔甚至什么都不需要管,便可坐享其成。

  但是,与看似优越的生活条件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玻利瓦尔孤独却相对自由的童年,双亲因结核病的相继离世、虚伪又精于算计的监护人亲戚、以及枯燥乏味的学校生活等,都让尚未成年的玻利瓦尔不至于在思想生活上早早落入俗套,而是勇于探索新知。在成年后,他所受到的西欧启蒙思想的吹拂,都为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除此之外,玻利瓦尔在和西班牙王储和王后的接触中,亲眼目睹了一贯为殖民地居民奉若神明的西班牙王室那虚弱的另面。

  因此,素来可能被西班牙人作为钳制殖民地独立思潮的“敬畏与忠诚”,在青年玻利瓦尔的心中已经表现为质疑与不屑。

  这种“异端”的倾向,加速让他融入到南美洲的独立运动当中。一方面,当时西班牙本土因被拿破仑派兵暂时征服,而丧失了有效监控南美殖民地动向的能力,掌握着大量财富的土著克里奥尔人开始思考争取自治特权甚至构想从西班牙独立出去的未来,玻利瓦尔也是其中之一。

  另一方面,玻利瓦尔娇妻过早地离世,也让他对私人生活领域可能付诸的精力无的放矢,或者说间接给他从事政治性的公共活动创造了更多可能。玻利瓦尔接触并联络那些致力于独立事业的同道,这个过程中,他曾经历了排挤或背叛,一次次死里逃生,但这些没有消磨掉他争取独立的初衷,反让他能更加务实的去投身这场漫长的革命。

  可是,西班牙人在南美洲的统治毕竟延续了三百多年,玻利瓦尔等革命者需要克服的不仅是装备精良的殖民军,还有隐藏于地方精英心中那种对马德里政府摇摆不定的忠诚。这样一种阻力让玻利瓦尔遭遇了多次失败,有些甚至是血本无归。但是,玻利瓦尔没有屈服于这种历史传统的枷锁,而是总结经验教训,先放弃了极端的“殊死战”,学会对敌人有区别的宽容,以进一步孤立西班牙王室;然后,在和海地共和国高层的联络中,他得到了武器和船只的补给,也接受并在美国前头率先实践了种族平等的法案。

  这在当时种族壁垒森严的南美社会当中,的确是需要勇气和魄力的。显然,正是残酷而充满不确定的独立战争,促使或者说逼迫玻利瓦尔去做出变革,以获得更多社会力量对独立运动的支持。

  不过,光学会这些远远不够,为了在正面战场上击败对手,他努力争取那些地方军事强人的支持。例如桀骜不驯的派斯与他的“平原牛仔”们,这支精锐的骑兵力量曾经帮助过西班牙殖民军的反扑,后来又在利益变化的驱使下转而依附于玻利瓦尔。可是,这种联合毕竟是建立在玻利瓦尔能够率领他们在其家乡附近取得胜利的基础之上的。一旦玻利瓦尔选择发动长途奔袭,不惜代价越过气候恶劣的安迪斯山脉,以歼灭远离其故土的其他西班牙殖民据点时,这些地方武装就会因满足于眼前的成就,而表现出消极抵制的分裂倾向。这也为玻利瓦尔在被解放的国家中推行中央集权制瓦解埋下了祸根。

  当玻利瓦尔通过一连串惊险的胜利,基本清除掉安第斯山脉两侧的殖民军势力后,把新格拉纳达(即后来的哥伦比亚)、巴拿马、委内瑞拉和玻利维亚统合在一起,建立一个中央集权的“大哥伦比亚”联邦国家的理想也顺势产生。

  但是,随之而来的问题,束缚并困扰着已经被称为“解放者”的玻利瓦尔。地方军事强人曾经出于利用玻利瓦尔声望的政治需要,去暂时的顺从“解放者”本人,但是,当西班牙殖民者大势已去,已经无法构成对南美洲威胁时,他们便卸下了伪装已久的面具,积极地谋求分裂“大哥伦比亚共和国”的计划。与此同时,怀疑玻利瓦尔有称帝倾向的社会舆论,也让这个曾被誉为“南美洲华盛顿”的解放运动领袖在精神和肉体上压力倍增,到最后甚至不得不直面针对自己的刺杀阴谋。

  其实,这背后所潜藏的答案并不难解释。在南美洲独立运动胜利的初期,玻利瓦尔遭遇了维持形式上的统一和如何“还政于民”的矛盾困境。对于解放者本人来说,要巩固“大哥伦比亚共和国”的政治理想,就得及时有效地压制地方军事强人和政客的独立倾向,这便让玻利瓦尔难以轻易交出手中的权力。因此,玻利瓦尔维护共和国的努力,在不明内情的南美民众当中,就成为了玻利瓦尔贪恋权力的证据,或者说赤裸裸的独裁。

  但是,这个他们眼中所谓的“暴君”,恰恰又一直崇敬着孟德斯鸠、卢梭等启蒙思想家。这种思想和行动上的纠葛不是西欧的“开明专制”,而是玻利瓦尔在战争年代逐渐形成的对暴力的崇尚、以及对代议制政体的不信任,这种思想包袱让他始终做不到“急流勇退”,也难以真正理解民主自由的价值。于是,在舆论的抨击和曾经战友的背叛下,素来被玻利瓦尔看重的声望不断下降,他的身体也因其卷入到无休止的政治纷争中,而急转直下,直到肺结核夺取了他的生命。

  玻利瓦尔离开了这个世界,此后,南美洲国家因为国与国间无休止的纷争(如领土争端等)四分五裂,“大哥伦比亚”理想不再,“考迪罗”性质的军阀专制横行,这也给美国推行其“门罗主义”染指美洲国家内政、西欧国家资本侵入提供了机会。直到今天,南美洲仍然处在美国霸权的阴影下,存在于其社会中的族群冲突和贫富差距也有增无减。显然,研究回望玻利瓦尔领导美洲独立运动的成败,能帮助我们更深入的了解美洲今日正在面对的机遇与挑战。

------分隔线----------------------------
正版网香港好运一点通 管家婆开奖出 香港财宝神算坛 葡京赌侠高手心水论坛 3439com创富论坛专业提供
Power by DedeCms